關於部落格
  • 382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6

    追蹤人氣

腐爛妄想啟動:《偵探伽俐略》

不好意思喇,我是湯草派!

怎樣看也覺得湯川對草薙很虎視眈眈,而且是他十多年前就看中的目標。

湯川幫手查案會不會有交易條件?世上哪有白白幫忙查案這種便宜事?
我幫你查案,你幫忙做人體力學的實驗~!

不過草薙也34歲,有時候蠻「識做」,很懂配合湯川的脾氣,是條很乖的忠犬。
總之大家成年人,你情我願。XDD

為什麼幾乎每次草薙找湯川,湯川都能預先準備不同的玩意迎接草薙?
難道是每天都有在悉心準備,好讓每次看到草薙被嚇的可愛表情??

草薙也非常明顯的很喜歡黏去湯川那邊。總之就是被欺負也心甘命抵樂在其中。

經常抱怨湯川的馬克杯不乾淨、即溶咖啡不好喝。
那你去汽水機買不就好了嗎?再不是沿路找間咖啡店買也可以。
刑警好歹也是公務員,不會花不起錢買咖啡吧?
其實你是想喝湯川親手沖的咖啡對不對?



「要用這道光來歡迎每天努力為人民維持治安的草薙刑警,似乎有點不夠亮哪!」
……
草薙嘆了口氣,苦笑道:
「別嚇人了,都幾歲了還搞這種把戲。」
「你說這說真是讓人遺憾哪。我可是以這種方式來表示我要幫忙你的決心耶。」
……此時握住自己右手的力量,又令他想起當初的時光。
「上次是什麼時候?」放開手後,草薙問道。他的意思是兩人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。
「最後一次見面是三年前的十月十日。」湯川自信滿滿地回答。

喂喂喂!為什麼湯川會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??記憶力再好也說不過。
一定每天都在記簿本寫下草薙有沒有聯絡。


「看來你們已經舉手投降了,是嗎?」湯川露出看好戲般的笑容。
「所以想說轉換一下心情,這才來看看你的臉。」
「如果你不嫌棄這張臉,就隨便你看。」


我第一次聽說男人想轉換心情是要去看另一個男人的臉呀!!!
是草薙和湯川有問題,還是作者東野老師有問題,抑或是讀者我的問題??


「要不要再去下一攤」草薙說:「偶爾去一下銀座如何?」
湯川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似地大笑:「怎麼?你拿到獎金啦?」
……
「我本來想說你請客的話就去,」湯川在上衣口袋掏著錢包,「不過偶爾亂花錢也沒什麼不好,反正我們都沒有家庭可被破壞嘛。」
「還早點建立一個值得守護的家庭吧。」草薙輕拍湯川的背。


湯川你是想說你們兩個可以盡情縱慾吧?
所以草薙get到了才向你求婚喇!!
湯川頭腦/運動和☆技都厲害,就是感情有點遲鈍。
其實湯川不用擔心不幫忙查案草薙就不要你,草薙的身心一早就是你的囉!!
誰也看得出你的草薙很喜歡你~~


「咦?你不一起來嗎?」
「要調查我剛剛說的事,你一個人去辦就行了。」
「你剛剛也說了,這些假設是基於上村和他兒子沒說謊的大前提,也就是說,不能完全否定他們說謊的可能性吧。所以我想去現場調查的時候,順便去見上村父子。但是呢…」草薙起身,將手放在學者的肩上。「你認為我這個理工白痴有可能識破他們究竟有沒有說謊嗎?」
聽到草薙這麼說,湯川露出受不了的表情。
「我真想不到,你居然會因為這種事這麼驕傲。」然後拿起馬克杯,從椅子上站起來。


草薙在撒嬌呀!!湯川忍不住了吧?XD
為什麼我會覺得這一段之後是一場☆戲??

我覺得草薙有事沒事都會找藉口去見湯川!!



以下腐爛妄想劇情,腦殘+嚴重語障。
羞恥咆哮:同學,物理和電機是不同的吧?修理電器應該找合資格的師傅才對!











八月的天氣熱不可耐。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物理系第十三研究室卻是例外,因為要為電腦降溫,冷氣正開著。湯川學副教授把馬克杯遞給他的訪客兼友人—草薙俊平。

「我家的電熱水爐壞了,你幫我看看可以嗎?」草薙拿著清洗得不太乾淨的馬克杯,邊喝著副教授給他沖的便宜即溶咖啡說。
「你當我是什麼?
相隔一個月,正確一點,是二十九日的見面就是來叫我做技工?這麼簡單自己不會修麼?」
「我是理工白痴耶…而且,我還沒發薪,上月的都用來跟你
喝酒花光了,沒閒錢買一台新的了。」草薙把嘴埋在馬克杯的杯口,語帶委屈地投訴著。
「所以你就老遠走來拜託我幫你囉?」湯川當然看穿草薙的真正目的:草薙刻意駕車來其實是想見湯川一面,修理電熱水爐只是笨拙的藉口罷了。「好吧。不過之後得陪我喝酒。」
「那麻煩你了。」草薙低頭小聲回應,耳根有點發紅。

每次喝酒後都演變成上酒店幹那種事情,今次也不會例外吧。草薙並不討厭這個,可以說這根本是他預期的。

這一個月,正確一點,二十九日當中,草薙有好幾天都在苦惱要找什麼藉口跟湯川見面。

闊別三年,草薙因案件問題拜託物理學專家的湯川幫忙而再次牽上關係。自此好幾件案件草薙都有意無意找湯川問意見。案件解決後湯川都笑著要草薙請客當是幫忙查案的費用。

今次又以案件為藉口去見他嗎?草薙並不希望。
本廳搜查一課並不是閒得沒有案件要辦,可是總不能每件案子都要煩著湯川,這是身為刑警的尊嚴。

他實在搞不清楚自己跟湯川算是什麼關係。
他的確是對湯川有意思,也認為對方也是同樣的,畢竟主動要求幹那種事的人是湯川。
然而,這種關係可以稱呼為
又或者,光是朋友的話,見個面為什麼非必要弄得這麼刻意?

湯川甚少主動聯絡自己,看來想見面非親身出動不可。

襯著休假,草薙沒頭沒腦地就衝去找湯川,到了帝都大學才慌忙找藉口。忽然想起家中的電熱水爐故障卻未找人修理,就順理成章編故事說來找湯川幫忙。儘管這段日子用不著熱水爐—炎熱的天氣洗冷水澡才是最佳享受。



(未完喇~!~!!!有空才繼續 sosad)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